艾菊之香 ——浅析杨运菊诗集迷迭香

2019-09-04 13:39:30 围观 : 100

  

艾菊之香 ——浅析杨运菊诗集迷迭香

  香香早期的诗歌,我读过一些,感觉有点“另类”(那时的我,不像现在这样对于诗歌有一些了解和认知,或者喜欢),就没过多关注。经过几年的锤炼,她的诗歌在诗坛有了一定的影响,连峭岩这样原解放军日报的编审有如此高评价,太不容易了。我用心读完序,又准备看后记,刚巧翻到了最后一首诗,题目《典当》,只有三行,我特别喜欢短诗,就停下来仔细阅读起来,“我领着灵魂∕满大街走∕没有找到一家当铺。”我读完,缓缓舒了一口气,“嘘——”这不是在写我吗?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归处,心安哪里,一下子和作者产生了共鸣。不看后记,开始读诗吧,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 《选择黑色,以另一种姿势绽放》峭岩老师写的序!“……在杨运菊的诗歌里,大胆选择了黑色作为情感的突破口,不是剑走进偏锋,倒是一种可赞的冒险精神,正是这种少见的视角,成就了诗人的诗歌圆满。”“选择黑色,以另一种姿势绽放,是诗人的生存方式,抑或是诗歌的表达角度。无疑,诗人的抒情方式乃至她的心灵‘密码’,都在地平线以下,于无声中潜行,有地火,有雷电,有人间的烟火流云。她就是这样搀扶着生活走路,并不摇摇晃晃,一路播下诗的火种……” 那就从序言拜读吧。但“杨运菊诗集——贺敬之题”这一行扉页后的插页题字,把我又吓了一跳。贺敬之?难道真的是诗坛泰斗贺老?可能不是,贺老怎么认识她呢?如果是贺老?她为何不直接使用“题字”做书名?还是一睹为快吧! 一是丰富的想象力。我写作时,无论是散文还是诗歌也发挥想像力。但是,没有香香想象的丰富,高远,深邃。她能把一个普通的物件,由表及里,甚至它的“前世今生”或者更久远的过去和将来都能挖掘和想象出来。正是这样,她的诗才会让一般读者觉得“另类”或者说“看不懂”。就像品酒一样,一种好酒、懂酒,并且会喝酒的人,会觉得这酒,醇香、甘甜、绵柔,而不懂酒,或者喝不了的人,会觉得啥酒都一个味儿,辛辣苦涩,甚至觉得难以下咽。我们仍拿《迷迭香》这首为例:“迷迭香竟不知道自己会开花∕一开就到了中年∕傻白。循序渐进的紫∕紫色里藏着的浪漫∕这个不合时宜的颜色∕风揉碎它……”诗人在写迷迭香吗?是的,也不全是!她借迷迭香来写自己。迷迭香作为一种植物,它是没有灵魂的,而诗人赋予了她最高贵的东西——人的灵魂,这就使它不是普通的“迷迭香”了,而把诗人自己暗喻在植物——迷迭香里。说迷迭香不知道自己会开花,其实在借迷迭香说自己不知道自己能写出如此多的好作品。花是什么?隐含着美的、好的东西,就像诗人写出了好诗,许多好诗一样。“一开就到了中年”这一句,诗人就很明了地表白这是在写“自己”,如果我们读诗,在这里读不出诗人的寓意,那么后边的诗句,就别看了,因为你根本看不懂,理解不了。仍是这首诗,末了:“身体的绿,制成香精。送给∕伊丽莎白女王”假如把这一句当做写实的话,那你只理解了诗人很浅显的一丁点儿。诗人的想象力是脱俗、超凡的,如果我们欣赏时,只浮在表面,那就可惜了诗人的好诗句和想象力了。可以说,无论诗歌还是其他作品,超凡的想象力非常重要。某些程度可以说:想象力达到了哪个高度,作品的质量就会处在哪个高度。 最近,我阅读了杨运菊的新诗集《迷迭香》。记得拿到诗集的刹那,我就被它清新淡雅又不失大气的封面吸引住了:乳白底色,右上角竖排“迷迭香”三个大字赫然醒目,大字旁边是拼音和作者姓名,都用了很小的字号,左下角那株迷迭香及其暗影仿佛摇曳着暗香,这像极了她本人留给我的印象——内敛而透着非凡气质之光。 我在目录找到了《迷迭香》这首诗: “迷迭香竟不知道自己会开花∕一开就开到了中年”“她自此学会憋着一股劲∕在黑暗中练习开放”。“圣母玛利亚,就让那渺小的白∕身体的绿,制成香精∕送给,伊丽莎白女王”。所有的白都是渺小的,所有的伟大也是渺小的,也许最强大的女王也有最卑微的时刻。美丽是凋零,或是新生的美丽。没错,迷迭香(杨运菊)就是那黎明前绽放的圣洁花朵,一如她要隐忍黎明前的黑暗,一个自白的开始,一个沉默低处的爆发。这样的作者,这样的书,我决定仔细阅读。 二是唯美的意境。诗歌最讲究意境美,就像古诗,只讲平仄规律,没有意境读来会黯然失色,现代诗更是如此。意境美,其中包含着语言美。诗人在《打水漂》里这样写道:“太专心剧情∕忘记锅里煮熟的鸭子,鹅掌∕和熊心豹子胆∕烧焦的苦,难咽的痛∕骨头不是骨头,肉不是肉∕石头是石头,水是水 半世光阴养熟的果园∕秋风十里,败给一道圣旨”这首诗,看似悲凉,其中的意境构成了一个唯美的故事:专注于事情的结局,忘记了中途的美好,所有的成绩会因一片打击而成为“打水漂”,干净、简洁、凝练的语言,叙述着这样唯美的故事意境,难道不能打动读者的心吗?诗人在《黑色的罂粟花》中,“你亲手种下的蛊,端给我爱的毒∕都一一裹在腹中。肿胀或消隐∕以黑色的方式蝉蜕”就连“罂粟花”这样的东西,在诗人的笔下都是这样的美,“蛊、毒、消隐、蝉蜕”不难想象出“罂粟花”带来的“糖衣”故事——意境美。诗人唯美意境选择的是“黑色”,正像峭岩在序中说的,诗人选择黑色是以另一种姿势绽放。 读完诗集,我不忍放下,又重新开始!彼时,我肯定了诗坛泰斗贺老的“杨运菊诗集”题的字!我更明白了香香为何把书名定为《迷迭香》,而不是直接使用贺老所题的字了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三是蕴含深刻哲理。诗人在很多“物件”中引发了自己的哲学思想。就像一杯浓茶,对于不喝茶的人来说太苦!这只能是他主观上的看法,而对于爱茶,懂茶的人又是另一番滋味。再回到《打水漂》吧,这首诗也在揭示一种哲理:专注于结果,别忘了一路美好的风景。诗人在诗集中多处用了“黑色”,在我看来,这并不仅仅是黑色,而是另有所指。《诗人和她的诗》里“剩下的诗∕她摆在案板上∕左右手各持一把刀∕拼命地剁”这里在讲一首好诗必须得反复玩味、推敲、打磨,直到理想状态。好诗是这样出来的,做其他文章呢,抑或说做事情呢?不言而喻!《正在过去的事情》中“扶贫路上冰凌花边缘的∕香气。从悬崖绝壁上溢出”区区20字把扶贫路上从艰难困苦、辛勤付出到取得佳绩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其中折射出扶贫工作的不易,只要用心,迷迭香怎么养之黄叶篇,用情,总会“绝处逢生”。其中隐含着无论任何困难,只要想办法,没有克服不了的。诗集里,这样的诗很多很多,揭示着哲理,给人启迪。 我和杨运菊在四年前就相识,她和我既是好友又是同行,平日里都忙,只是一起相聚的时间不多。我知道网名和笔名都叫迷迭香的她,平日里大家都亲切地叫香香,我也喜欢这么叫,而对于迷迭香这种植物,我不甚了解。她的诗集也叫这个名儿,我有些好奇,迅即查询了百度词条。百度上这样写道:迷迭香别称海洋之露,艾菊,是唇形科灌木,味辛,性温,可以食用、药用、冲调花茶、做精油;迷迭香能醒脑、增强脑部功能,改善头痛,增加记忆力,对伤风、腹胀、肥胖等亦很有功效。适合场所:在书房,提神并集中是迷迭香最直接的刺激,对于一个创意工作者来说,这也代表了随时布置好了一个适合创意激发,让灵感如泉水般涌来的最佳环境。在会议室:迷迭香有助于激发正面的,向上的,前进的,积极的工作气氛,特别是团队工作,让员工在一种“受宠”与“受尊重”的香氛下,更能有强大的发挥能力!“哎呀,我的神呀!”百度之后我不禁惊叹,貌不惊人的普通绿植咋就有这么多、这么大的好处和用处!笔名、网名取这个,和她本人比较吻合,诗集取这名?是不是……我又立刻打开书,寻查《迷迭香》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。 香香的这本诗集,是她自2016年10月至2018年10月期间创作的一千多首中遴选的140首作品。我先前觉得“另类”的是2015年前的。对于写作者来说,“士别三日必当刮目相看”一点儿不为过。一个写作者的进步一般来说,至少按月计算,所以近年来,她的诗歌作品与前些年比已经有了高度、深度,质的飞跃。我暗暗为她叫好:“厉害了,我的亲!”